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2020-01-06
[导读 ] 海因里希·希姆莱,历任纳粹党卫队队长、党卫队帝国长官、盖世太保首脑、内政部长等要职,是对欧洲600万犹太人、同性恋者、共产党人和20万~50万罗姆人的大屠杀以及德国对苏联的东方总计划的倡导者和鼓动……
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海因里希·希姆莱,历任纳粹党卫队队长、党卫队帝国长官、盖世太保首脑、内政部长等要职,是对欧洲600万犹太人、同性恋者、共产党人和20万~50万罗姆人的大屠杀以及德国对苏联的东方总计划的倡导者和鼓动者;被称为 “有史以来最大的刽子手”。希姆莱的种族主义由来已久,尤其是在他看到《日耳曼尼亚志》之后,这种观念愈演愈烈。本书是这样描述的:希姆莱从朋友那里借来了一本《日耳曼尼亚志》。当他的火车于1924年9月24日离开兰茨胡特时,他已迷失在了“我们祖先的那种崇高、纯洁而尊贵的光辉形象”之中。他在手中攥着的是一本种族主义运动的指导手册,他成长于这场运动之中,而这本书则证实了目前为止他所信奉的学说,因为正是这部着作树立了那些信念。他那沉闷的脸上因罕见的兴奋而满面通红,他在自己的书目列表上写下了自己的誓言:“由此,我们将重现辉煌,至少是我们当中的某些人”。而十年之后,他的党卫军就代表了这里所说的“某些人”。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埃希纳斯抄本:塔西佗《日耳曼尼亚志》的开头几行
希姆莱的组织把选育一个血统纯洁的北欧种族作为其“不可动摇的最终目标”。由于塔西佗所描述的那种“高大体格”是北欧人的一种特徵,因此,党卫军的成员就必须要有五尺九寸以上的身高。他们的北欧血统还应该表现在他们白肤金发的外貌上。统领该特遣队的帝国首领自比为这个民族首要的育种者,他的“任务是通过精心地培育,使现今混杂而腐化的血统重新回覆到那种优良的古老类型”。在这种纯洁性的名义下,希姆莱早在1936年时就开始实施“生命之源计划”。这项计划会给那些怀孕的妇女——不论她们各自的背景如何——提供产房和便利服务。她们必须要符合党卫军规定的那种优秀标準,因为她们的孩子要填充到未来的党卫军行列中。
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热切希望推动北欧种族培育的希姆莱私下散布说,那些希望怀孕的单身女性可以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与合适的男子发生关係。与此类似,后来他又打算将重婚行为定为杰出的党卫军成员以及战斗英雄的一种特殊待遇。正如塔西佗所说,日耳曼诸部族免除了那些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在一夫一妻制方面所受的限制:理由在于权力,而不在于慾望。对于那些秉具一定智识才赋的金髮碧眼的美女,希姆莱还设想了一个特别的方案:她们应该在一个“女性智慧与文化学院”接受若干门语言的培训,并且要学习社交艺术、论辩与象棋。随后,这些“高贵的女性”就会与党卫军的高阶成员结婚,她们将会在国际舞台上作为参事顾问参与国家事务和外交事务。
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在和持怀疑态度的费利克斯·克斯滕博士交谈时,希姆莱又补充说,他心目中的理想是圣洁的日耳曼女性。关于这种“神圣的日耳曼女性”,他在另一个场合也曾反反覆覆地说过,而且通常从具有国家主义色彩的着作中借取那些塔西佗式的论调来作为这一说法的基础和凭据。玛佳丽特·博登——希姆莱慈母般的妻子,两人生有一个女儿——就曾以自己的金髮碧眼吸引了她那位“亲爱的小坏蛋”。海德薇·波特哈斯特——希姆莱和其他人都亲切地称他这位长期情妇为“小白兔”——同样是那种北欧式的外貌,只是更为纤瘦。就希姆莱萦绕于怀的那些烦恼来说,这位帝国首领可谓是颇为不幸。他五尺十一寸的身高符合自己为党卫军规定的身高标準,然而,他那黑色的头髮、近视的眼睛以及平瘪的胸膛都体现了他那北欧理想的相反例证。泽-西普鲁士省总督阿尔伯特·福斯特于1943年的一次内部调查期间曾吐露说:“我要是生成希姆莱那样,我都不会提种族这个词”。与此相反,希姆莱不仅鼓吹日耳曼人的外表,而且还宣扬所谓的日耳曼德行,他自己私底下明白,这两方面他很多都不具备。
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希姆莱本人的长相併不符合标準
根据1935年11月9日所颁布的一项法令,党卫军士兵要在18岁时开始踏上自己的职业生涯。在此之前,他们应该是希特勒青年团的成员,在那里,他们会被灌输一些宣传手册,比如《扈从——日耳曼人的战斗单位》。这本特别的摘录集乃是从各个作家那里选录得来,其目的在于“传达日耳曼祖先的生活方式与德行操守所体现出的一种印象”,其中还带有一句塔西佗格言:“始终为一群精挑细选的青年所拱卫,这是最高贵的荣耀,也是最伟大的力量”。在该手册的结尾处,青年读者们会通过塔西佗那本最危险的书了解到“扈从的荣誉在于战斗和勇气”,这会以纳粹的行话来呈现,并且居心叵测地与元首崇拜联繫起来。这本摘录还提到,一旦日耳曼的年轻人被他的长辈认为“有从军资格”,他就会在庄严的仪式上从长辈那里获得一面盾和一支矛,从此成为“国家”的一名正式成员。
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两千年后,少年纳粹在加入党卫军时会象徵性地接过一把匕首,从此就成为党卫军的一员。儘管这种成年礼源于中世纪的骑士文化,但希特勒青年团却理所当然地将其视为历史悠久的日耳曼传统。相似之处还不止于此。就像这本摘录对中性的拉丁词语princeps所作的翻译一样,日耳曼的祖先的扈从与“地方首领”那些配备新式武装的随从也没有什幺分别。不管是在战争时期还是和平时期,只要某个随从在“他的元首”身边与自己的同侪竞逐到一席荣誉之位,那些被挑选出来的年轻人就要给他提供权力与威望的支援。这位日耳曼首领为胜利而战斗的同时,他的随从也要为他而战斗。如果自己的首领战死而自己却生还归来,那幺他就要蒙受羞辱。他们坚信自己的心声响彻时空,并因他们的祖先而更加响亮,未来的党卫军士兵在加入党卫军时要作出以下宣誓:“我向您,阿道夫·希特勒,宣誓忠诚与勇气。我发誓服从您和您任命的上级,至死不渝。愿上帝助我”。
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对元首的狂热或许是纳粹最大的特点之一
日耳曼人的自由意志得到了众多国家社会主义作家的高度讚誉。这些作家大多以塔西佗为参考凭据,然而,这与同样由意识形态要求的无条件服从相龃龉。塔西佗本人曾经意识到日耳曼人独立性的弊病:在开会时,战士们总是迟到,有时还会拖上两到三天;他们缺乏维持宗族间和平的必要法规;往往互相争斗而不是同罗马人战斗。恣意放任的独立性造成了族群的分裂。他们会作为僱佣军,使某个敌人得胜而使另一个日耳曼部落失败。早在16世纪时,海因里希·贝倍尔就曾坚信,日耳曼人除了其他被遗弃的日耳曼人外不会屈从于任何人。如今,希姆莱宣称,“唯有我们自己的人纔会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危险”,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种族主义真理。他依然将自由意志确立为一种高尚的道德品质,但却存在着危险的缺陷,他将两千年的德意志历史重新讲述成一条坎坷的“通向服从之路”:它在元首那里发现了自己最终的归宿。希姆莱被这种自相矛盾的浅薄论调冲昏了头脑,他需要那种“源于血统、荣誉以及自由意志”的服从,这是一种“自愿的”服从,“因而更具有约束力”。绝对的自由就在无条件的服从之中:这位老练的空谈者再一次沉迷于自己的学说当中。
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希姆莱还用轻描淡写的残忍谈到党卫军内部的问题。有一次,他承认像他们日耳曼祖先那样——将同性恋者和衣投入流沙之中——来处理同性恋者将不再是一种合适的做法。为了取代这种古老的做法,希姆莱打算有组织地清洗那些与同性恋有牵连的党卫军成员。当希特勒于1941年下令将党卫军成员和警察中的同性恋者处死的时候,他一定认为自己的看法得到了认可。
他是希特勒手下种族屠杀第一刽子手!血腥残杀人数不下数百万!
纳粹无情清洗同性恋者
就像《德意志血统与荣誉保护法》和《全国劳工组织法》一样,国家社会主义立法与那种所谓的日耳曼人的过去相呼应,而这种过去往往出现于对塔西佗着作的过度阐释之中!via:今日头条


上一篇: 下一篇: